你好,欢迎您来到澳洲房产网!

澳洲房产网

维多利亚州/墨尔本 新南威尔士州/悉尼 昆士兰州/布里斯班/黄金海岸 西澳大利亚州/珀斯 南澳大利亚/阿德莱德 塔斯马尼亚州/霍巴特

历史倒退?美国新法禁止女性堕胎!而新州竟也是堕胎违法...

时间:2019-05-16 11:54来源:未知 作者:Nicole 点击:

美剧《使女的故事》一度大热。

 

剧中,未来世界遭遇严重污染,人口出生率骤降。女人们被当做国有财产和生育机器,存在的意义只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她们统一穿着红色长袍,身体不再属于自己。

 

 

这部剧的压抑氛围和可怕设定,让不少观众喘不过气来,直呼恐怖。

 

然而,你可能不知道,在我们所居住的这个真实的世界,此时此刻就在发生着极为类似的事情。

 

身为女性,却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而这,就发生在美国.

 

 

 

 

01

 

被强奸也不能堕胎,手术医生最多可获刑99年

 

美国时间5月14日,一项新的堕胎法案在美国阿拉巴马州议会得以通过。

 

这个新法案给出了美国目前最严苛的堕胎限制——

 

禁止几乎所有堕胎情形

强奸和乱伦导致的堕胎也在禁止之列

 

除非,出于挽救孕妇生命的需要,堕胎才被允许。

 

也就是说,除了遇到“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的情况,所有的堕胎都是违法的

 

而且,这项法案还将为“非法”实施流产手术的医生定罪,刑期最高可达99年!

 

这项新法案一出,简直令美国人民一片哗然。

 

因为,它公然挑战了《罗伊法案》——1973年美国联邦法院赋予妇女的堕胎权

 

从那以后,终止妊娠正式成为美国女性写在《宪法》上的人权。

 

 

也正因如此,议会通过法案的当天,相关新闻就立马出现在各大新闻网站的首页。

 

   纽约时报  《阿拉巴马立法机构投票通过禁止堕胎法案》

 

CNN《阿拉巴马通过美国最严苛堕胎禁令》

 

美国的民众也是一腔怒火和不可思议。

 

不少生育权活动家称,他们看着一群男性议员在辩论是否应该给女性生育和堕胎自由,在讨论女性健康问题怎么解决,就觉得这个场景实在荒谬可笑。

 

社交媒体上也炸了锅!不少人觉得这个法案简直是不可理喻。

 

“22位反对强奸受害者堕胎的阿拉巴马州议员,看出有什么共同点了吗?”

 

 

“这里有27个男性,已经准备好了告诉所有女性,你们能对自己的身体做什么。”

 

 

“阿拉巴马的新闻绝对称得上恐怖,实施流产手术的医生所面临的刑期,竟然要比强奸犯的还要长!”

 

 

“这些右翼认为,禁枪不能防止枪击,但是神奇地认为禁止堕胎可以消除堕胎行为?”

 

 

国内网友也是一片哗然!感叹这简直是历史倒退,女人受的伤什么时候可以终止?

 

 

 

 

02

 

“新的堕胎禁令能帮助被性侵的女性”???

 

尽管是妥妥的违宪,但该法案还是被送上了州长的办公桌。

 

阿拉巴马州首个女性州长Kay Ivey将有六天时间来签署这项立法决议,法案最快会在6个月后正式生效。

 

虽然 Ivey本人还未公开表明过对这一法案的观点立场,但是,提出和推动这项法案的共和党人都表示对此很有信心。

 

因为这位女州长也是共和党人。并且,在去年,当阿拉巴马州的一项堕胎法被否决时,她还公开表示了遗憾。这样看来,这位州长的立场不言自明。

 

至于违宪,阿拉巴马州的共和党议员似乎很不以为然,因为,总统特朗普和2018年上任的最高法院大法官Brett M. Kavanaugh都明确反对堕胎。

 

 

法案的起草者Eric Johnston甚至称:这是一个能让联邦法院,重新思考“罗伊法案”的绝好机会。还说自己是堕胎问题的纯粹主义者,认为堕胎禁令不应该有限制。

 

  Eric Johnston

 

Eric Johnston在接受采访时称:

 

“不管受精过程是如何发生的,它的结果就是产生了一个孩子,我们认为这些未出生的孩子应当受到法律保护。如果过分强调强奸或乱伦引起的怀孕,法官将无法判断哪一种怀孕是受法律保护的,以及哪一种不是。”

 

当媒体质疑此项堕胎禁令过于严苛时,他反问,“为什么不走到极致?”(“Why not go all the way?”)

 

 

另一位支持法案的共和党议员Clyde Chambliss,在参议院内宣传这一法案时反复强调,法案影响的是那些“已经知道自己怀孕”的女性。

 

他还给出了一个“时间窗口”(即一个女性从卵子受精到确定怀孕的时间)来让女性确认自己是否怀孕,称这条法律不会涉及这个阶段,来显示这个法案的考虑是多么周到。

 

 

至于这个时间窗口有多长时间呢?

 

Chambliss认为是7-10天,而实际上,很多女性往往在前6周都无法确定自己是否怀孕了。

 

那么,如果真正实施起来,这个法案将会有多严苛?

 

Chambliss声称:在该法案下,一旦医学手段检测到怀孕现象,手术堕胎的权利会被立即剥夺。

 

所以,乱伦、强奸致孕的女性受害者应该怎么办?

 

Chambliss的答案是:希望这些女孩在受到侵害之后学会寻求帮助。他认为这个严苛的堕胎的法案能够督促受到伤害的女性尽早寻求帮助,并采取行动。

 

言外之意就是,受到侵害的女孩会因为这个严苛的法案,在短暂的“时间窗口”内寻求司法帮助,并终止妊娠。

 

这样说,还算是造福社会了?

 

 

 

 

03

 

堕胎禁令在美国进一步蔓延

 

事实上,收紧妇女堕胎权利并非阿拉巴马州的独创。

 

上周,美国女演员Alyssa Milano突然发起了一场特殊的罢工——“性罢工”。

 

她号召女性在对自己的身体有合法控制权前,拒绝与男人发生关系。

 

 

原来,她针对的正是上周二美国乔治亚州通过的《心跳法案》,而这项法案也是违反联邦法律的。

 

因为,美国联邦法律中,将胚胎成长分为三个阶段。怀孕1-12周,也就是三个月前,胎儿不具备“母体外存活性”,孕妇可以自己决定是否堕胎

 

然而,该项法案规定:只要女性怀孕时间超过六周,医学判定胎儿有“心跳”的情况下,就禁止母亲堕胎。如果女性被认定是故意打掉胎儿,可以以二级谋杀起诉,最高可判30年徒刑。

 

但其实很多女性都认为,6周发现自己怀孕并不是一个常态,6周其实可以理解为自己的“大姨妈”推迟了两周,很多女性很难在这期间发现自己可能怀孕了。

 

从医学上来说,6周的胎儿有心跳这件事也站不住脚。

 

医学博士Jen Gunter在接受《卫报》采访时指出,“这些法案把胎儿描述得好像是一个几乎已经能走路的婴儿一样,但其实他们所探讨的东西只有几毫米大。”

 

事实上,6周的胎儿只有豌豆大小,它可能有细胞的震动,而那并不是心跳。

 

更过分的是,即使女性去乔治亚州之外的地方堕胎,也无济于事。堕胎者本人和为堕胎提供帮助的人,也会被按照乔治亚州的法案起诉和定罪。

 

生是乔治亚的人,你的子宫也必须属于乔治亚。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统计,虽然2019年才过去五个月,美国就有15个州提出类似的《心跳法案》。其中,有4个州通过了《心跳法案》,分别是肯塔基州、密西西比州、俄亥俄州州以及刚刚提到的乔治亚州。

 

而在民间,则是出现了数千家假堕胎诊所,精准地“劝说”、恐吓每个想要堕胎的女性。

 

早在2014年时,美国就有多家媒体针对 “假堕胎诊所”进行过大量的报道。这些诊所挂着提供流产手术的名头,实则是由反堕胎人士资助的。

 

而这些诊所真正提供的服务是,针对性的对这些想要堕胎的女性进行教育和打击

 

看堕胎危害教育视频,谎报怀孕时长,称堕胎增加乳腺癌风险,宣扬所谓的“上帝意志”。

 

最终,让她们对堕胎这一行为感到愧疚、恐惧、害怕,从而放弃堕胎。

 

 

 

04

 

出人意料,在澳洲新州,堕胎也是违法!

 

如果说,美国的这一新法是一种历史的倒退,

 

那么新州的这项法律似乎从没有前进过:

 

新州,

是澳洲仅剩的唯一一个

堕胎违法的州

 

 

根据“新南威尔士州罪行法”第82、83和84条,

 

如果非法行使堕胎将被视为刑事犯罪最高刑罚为10年

 

只有在医生确认怀孕会对孕妇造成严重身体或心理危害时,才可以进行堕胎手术。

 

 

对于这一法案条款,新州各界争议不断!

 

堕胎权究竟是女性的权益,还是一种“谋杀”

 

尤其是近几年,政党中的绿党和积极分子大力支持更改该条法律

 

新南威尔士州州长Gladys Berejiklian表示,

 

她会考虑任何新的提案,

改变将“堕胎定为犯罪”的法律

 

 

目前,除新州外,澳洲其他州堕胎均成为合法!

 

但各州都有不同的关于堕胎合法的定义,

 

在澳洲能否堕胎怎么样做人流仍取决于居住地

 

 

目前,有大批反对堕胎的抗议者在举行抗议活动,

 

而近年来有关新州堕胎去罪化的努力也几乎全都落空。

 

但新州政府实际上一直在模糊法律条例,来扩大合法堕胎的范围。

 

 

 

 

 

05

 

“堕胎不一定是好事,但没有选择一定是坏事”

 

堕胎这件事,在美国的敏感程度和复杂程度不亚于枪支问题。

 

反对女性堕胎的人认为,堕胎就是谋杀。胎儿的生命是自己的,女性没有剥夺胎儿生命的权利。这部分人以宗教人士以及保守派共和党为主。美国现任总统、共和党人特朗普就是反堕胎阵营的“亲生命派”。在总统的任命下,现在的最高法院中,至少有五名大法官,反对堕胎。

 

但是,支持女性堕胎的一方认为,女性享有对自己身体的自主权,这是人的基本权利。这部分人多为女权主义者,与民主党人。

 

堕胎本身来说,绝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但是,我们在意的是当怀孕的事实和母亲的意愿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该怎么选择?这个选择权到底在谁的手中?

 

民主党参议员Rodger Smitherman明确反对阿拉巴马州新的堕胎法案。

 

他透露:在他妻子怀孕期间,医生告知孩子能活着出生的几率微乎其微,但他们最终还是决定把孩子生下来,而他的儿子也从一出生就伴随着严重的健康问题。

 

Smitherman告诉记者,“虽然我们最终选择了不堕胎,但是重要的是我们有选择权!”

 

掌握自己身体的应该是女性自己,不应该由男性,告诉女性如何处理她的身体。

 

 

不过,在反对堕胎的人看来,如果法律上不严格控制堕胎,很多母亲就会不负责任地、糊涂地放弃自己肚中的小生命。

 

然而,这并不能让阿拉巴马州的新堕胎法案逻辑自洽。

 

为了防止一部人犯错,就可以剥夺所有人的选择权?这是什么逻辑?

 

而从现实意义上来说,难道禁止堕胎就能让人改变自己的选择吗?

 

历史证明,堕胎禁令并不会让人停止堕胎。面对通过强奸等方式怀有的孩子,有的女性即使冒着坐牢的风险也会选择堕胎。

 

来自己罗马尼亚的数据更从侧面印证了这个观点。

 

在罗马尼亚法律禁止堕胎的时期,因流产手术死亡的人数反而飙升,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更多的人选择了“地下诊所”,选择了在不安全的环境里堕胎。

 

可见,禁令并没有改变她们堕胎的选择,而是将她们送上了死亡的高地。

 

 

民主党人,参议员Linda Coleman-Madison非常认同这一观点。

 

“我们是希望堕胎的事情减少,但堕胎本身应该是合法的,这样堕胎才会是安全的。因为现实中是一定会有堕胎的。”

 

另一民主党人John Rogers也认为:如果现在不让女性做出选择,将来她们面对的就是更沉痛的选择。

 

“对于那些不被欢迎的孩子,你是选择在没有思想、没有意识的胎儿时期杀死他?还是将他们带到充满痛苦、折磨的世界,最后将他送上电椅,杀死他?”

 

生命不仅仅是存在,更重要的是质量和尊严。

 

更深入的问题还包括:孩子在不被期待、不被欢迎的环境下成长,是否会出现心理问题?没有准备好的妈妈是不是有能力抚养孩子,给孩子正常的成长环境、医疗和教育?社会制度有没有做好准备,接受那些因为不能流产也不被父母接受而最终被抛弃的孩子们?

 

仅仅通过简单而粗暴的一刀切,就想将堕胎彻底犯罪化,然而谁又能保证,在剥夺女性权利的同时,这样的做法不会将本就已经十分复杂的矛盾和问题,重新复杂化?

 
本文标签: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评价:
  • 表情: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看不清?点击更换
  • 用户名:
  •  
澳洲房产投资咨询电话
4008 531 233
免费获赠澳洲房产投资权威资料
浏览记录